日常放飞小高

偶尔的小确丧.

月夜(一)

大概是吉最糖?
脑洞来源于一次与 @和光同尘 的聊天
是嫌疑犯吉x侦探最
ooc是存在的就是觉得这个设定很适合他俩
大概两篇完结
先放飞小高祭天
正文∠( ᐛ 」∠)_
    今天晚上的月亮似乎特别的亮,最原终一这么想着,打开了自家的家们。
    迎接他的是一片冷清。是啊,她已经不在了呢。一个月前赤松枫被人杀害,凶手是以前被自己抓住的死刑犯的家属,不知如何找到了自己但碍于自己只好向自己的身边人报复。于是,枫遭了殃。
    对方或许是想要一命换一命但不久之后自己也因故意杀人罪被判了死刑。
    没有任何意义的一次报复,但的确让最原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中,却不得不因新街道的单子而振作起来。
    不过这个案件也着实有趣,是之前在那件事后帮助他再次隐瞒身份的警察交给自己的。说是因为自己比警察更适合调查这件案子。虽有疑问,但碍于情面也就答应了下来。现在确定的嫌疑犯是一名马戏团的老板王马小吉。
    “叮咚。”手机的提示音拉回了自己的思绪。亮起的屏幕上正是王马小吉发来的消息,邀请他去马戏团观看新推出的节目。
   30分钟后,最原见到了王马小吉。在马戏团的帐篷口。
    “最原侦探我带你去个地方吧。”王马这么说着。最原也就从善如流的跟上了 他对马戏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因为来了或许可以搜集到线索。
    最原也是现在才知道这里离海边那么近。海浪拍打着沙滩的声音与另一边不时传来的欢呼和笑声委实不是一出好的音乐,他是想干什么?
    “啪嗒”王马打开了一罐啤酒递给了最原,自己又开了一瓶。
   “我知道你是来调查我的,你怀疑我就是犯人,对吧?”最原看见他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可是我并不是犯人哦。”那抹笑容现在变得有些狡黠,根据最原的调查,王马是个很擅长说谎的人。
    最原喝了口酒并没有说什么。
    “赤松妹妹一个月前的死并没有那么简单哦。”
    最原手里的动作顿了顿,转头对上了王马的眼。
    “我不认为还有任何问题了。”
    “那看来你就是相信我了呢呢(ni)嘻嘻”
     最原把帽子又向下拉了拉,问道:“你怎么看出我是警察的?”
     “其实啊最原,你不觉得这个案子的线索都得到的太容易了吗?既然是那位托付给你的案子应该不会简单的吧?”王马的唇角勾起了一抹笑容,眼睛向远处望着。
    似乎被他这么一说,的确是这样的。能交给百田手里的案子都是难办的案子,实在搞不动为何这桩案子会交到自己手里。是因为百田知道这案子不难吗?
    身后的欢笑声越来越响,看来是到表演的高潮部分了。
    “所以,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关于案子?我也许能帮上些忙。”
    “依照我对你的调查来看,我现在还不能相信你。”在大量的思考后,最原绝对明天上班时先找百田前辈问清楚,也许这个案子没有那么简单。
    “嗯也是呢,如果你就这么相信我了会让我很迷茫的。不过,你不怕我在这酒里下药吗?”
    “不管你是不是罪犯,下药的话会增加我的怀疑度的吧?这样对你自身是不利的,我觉得这种傻事不是你会做的。”
    “是吗…”王马瞟了眼手表,“今晚的月色很美,要是没有云就更好了。表演快结束了我也该回去了。不过,我似乎令你失望了。”
   失望?我希望什么?最原不解的想要起身离开,但是下一顺铺天盖地的眩晕感向他袭来,在最后的意识中,他似乎看到王马眼神里的那一丝…情愫?
   “其实呐最原侦探,我可是喜欢你的哦。”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