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放飞小高

偶尔的小确丧.

记忆

突发奇想#
园丁视角#
是ooc了#
军工厂地图#
        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己一直被困在这个军工厂里。
       我为什么会在这个破旧的军工厂呢?想不起来。
        每天有了意识后似乎就在这军工厂内了,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与其他人破解密码逃出去。
        而自己手中的工具箱还能拆除所谓的狂欢椅。这狂欢椅是可以把我们送回庄园的。
        抱着满脑子的问号可没有任何时间去想。在解密码机的同时尝试问过几位同伴得到的答案各不相同。
        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在这儿呢?
        那天依旧在如往常一样拆解着狂欢椅,从我身边跑过的律师先生说空军姐姐正在引开监管者,让我快拆掉一些附近的椅子。
        空军姐姐是我们几位中跑得最快的了吧。自己什么时候能像她一样呢?
       拆除了大约5、6个狂欢椅之后,我与机械师先生汇合了。机械师先生的双手灵巧地在密码机中穿梭着,我只能打打下手。慢慢地自己走了神开始思考困扰许久的问题。我到底,为什么会在这儿呢?
        “嘶,哎哟!”一个不小心,竟是不小心被点了一下。
        “没事吧?”机械师先生头也不抬地问着。
        “没…没事。”我微微回神继续破解密码机。
       被破解的密码机发出一声声响,也就在这时,自己的眼角瞥见了一抹红光。
       “不好,监管者来了,快走!”机械师先生手一撑跳过了不远处的矮墙。可是…可是…为什么这位监管者那么眼熟呢?
      他不像杰克先生那样优雅,不似裘克小丑有一种恶趣味,更不像鹿角先生一个勾子就把自己打晕了,为什么这位监管者,会让自己有一种想要落泪的情感呢?
        “喂!你在干什么呢!愣在那不走是找死吗?!”还没跑远的机械师先生拉着我跑了起来。
        “你没事吧?”一口气跑到了安全地带,我还在喘着粗气,就听见机械师先生这么问我。
        “没…没事…我再去拆些椅子”我又跌跌撞撞地跑向不远处的狂欢椅。
        咚…咚…咚…咚…
        这是自己心跳的声音吧。我这么想着。
        这位监管者到底是谁呢?为什么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那一棒打在自己身上时,自己还没回过神。
       可我没有跑,只是呆呆地望着他。脑海里汹涌的记忆一瞬间袭来让我有些头晕。
        那么…这一切都说的通了。
        他不仅是这座破旧工厂原来的厂长,更是…我的爸爸啊!
       “爸爸!是我啊!你不认识我了吗!”我疯狂的嘶吼着,挣扎着。但没有用了。
       或许应该归功于自己把附近一带的狂欢椅都破坏了,自己顺利地逃脱还遇上了慈善家先生。
        “那么看来你知道你来这的原因了。”在治疗时,他这么对我说。
       或许是那一场火灾,让爸爸失忆了吧,毕竟他伤的那么重。
        所以自己是求了谁让TA把自己带到了这军工厂内吧。
        可是为什么爸爸会成为监管者呢?是一个惩罚吗?那么…他不是就出不去了么…?
       ……
       ……
       ……
      军工厂的大门被打开了,发出了沉重的生锈金属摩擦的声音。
        “爸爸…你…还记得我吗?”我尝试着问那位记忆中的爸爸。
        眼前的监管者因不能迈出大门而暴躁地看着自己。
        “爸爸…是我…艾玛…”我又一次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分明看见他愣了一下,然后又狂暴地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想要攻击自己。
        那我就默认爸爸还认得我吧。我微微笑了笑,转身向正在招手的空军姐姐跑去。
        爸爸,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知道你不能离开那儿。所以,我会常来看你的。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