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放飞小高

偶尔的小确丧.

初遇

杰克x空军#

       杰克最喜欢的狩猎地点是红教堂。虽然刚开始因不熟悉地图而被求生者们绕得团团转,在熟悉后这里就是他最完美的杀戮地点。乐趣大概就在于预判出求生者的逃生路线后出其不意地出现在他们面前,看着他们惊恐的眼神,然后给他们绝望一击。
        某天杰克又被派去了教堂,扫过求生者的名单,一个名字引起了他的注意——玛尔塔,资料上显示是一名空军。
        一名空军来地面凑什么热闹?啧 自己都在想写什么呢,只要把这些人都杀了不就好了么。
        视线快速扫过资料,除了空军还有久违的魔术师先生,律师先生和慈善家先生。
        左手的刀刃轻轻划过名册,依次划伤了四个叉,然后哼着小曲儿向教堂走去。
       先见到的是律师先生和魔术师先生。解密码机时尖锐而嘈杂的声音让他感到不喜。那两人见到他心照不宣地向两边跑去。
       可惜啦,律师先生您的速度比魔术师先生慢我可是知道的。
        悠闲地追上律师先生,毫不费力地就将他绑到了狂欢椅上。从跑步的路径看来,应该还是个新手。
        掀起身后黑色的斗篷好让自己隐秘在黑暗中,然后就悠闲地靠在一旁的墙上等着前来解救的人。这次来的,会是谁呢?
        果不其然,慈善家先生小心翼翼的跑了过来,面具下俊美的脸庞上的唇角不经意地勾起。慈善家先生与医生小姐一样从不会让他失望。
        随着刀刃的划下,杰克的身影渐渐在黑暗中显现。慈善家慌忙停下手中的动作想要打开手电筒。不行啊,您的动作太慢了。刀刃再次落下。
        “砰”
        嗯?手上的动作一滞,回头见玛尔塔小姐举着枪对着自己,枪口还冒着烟。那么刚刚那一枪便是他干的了。
       “玛尔塔小姐,初次见面。”微微欠了欠身,宛如舞会上邀请对方共舞的绅士。不过…请多指教?这便算了,毕竟自己是监管者。
        玛尔塔轻哼一声转身消失在了了雾气缭绕的庄园中。杰克回头发现魔术师先生刚救完律师先生小心翼翼地离开。
       声东击西么?不过,这样这狩猎才有意思啊。诡异的笑声从面具里传出,吓得两人一个腿软跑得更快了。
       不过跑得再快又有什么用呢?在几次绑上椅子又救下的循环中,慈善家先生和律师先生被送回了庄园。
       没有猎物可以从我手里逃走哦。
       现在剩下的是残血的魔术师先生和空军玛尔塔小姐。
       魔术师先生为了救慈善家先生已经用了一次魔术,这就好办多了。不过…从刚刚开始就没有见到玛尔塔小姐。是躲在哪里解密码机么?
        再次隐了身形在教堂里悠闲地逛着 嗯?那是空军小姐么?
        不远处的箱子旁玛尔塔小姐正蹲在箱子旁焦急地翻找着什么。额头上不时冒出的冷汗暴露了她此刻内心的紧张。
        她在干什么?
        杰克还没走近,就见她在箱子中翻找出了园丁去小姐遗落在这的工具箱。然后取下自己腰间的手枪抱起工具箱又一次不见了。
        杰克走到箱子旁,发现那把手枪中并没有子弹。是只有一颗子弹么?他这么想着。
       身后传来魔术师先生因触电而发出的一声闷哼。啊我亲爱的魔术师先生,解密码机时还要更小心一点哦。
        杰克哼着不知名的歌曲漫不经心地向传来声响的地方走去 可是身后再次传来枪声。看来玛尔塔小姐是找到了新的信号枪了吧,不过再一次声东击西,是希望我再次入套么?
        那么,如您所愿。
        赶到那里时空军正站在一块木板后坚定地盯着他,丝毫没有逃跑的意思。这女人,有意思。
        杰克假装往木板走去,却在空军翻下木板的瞬间绕道了墙角,看准了时机将刀刃挥向她,却意外地扑了个空。
        转到墙的另一边时已不见她的身影,不过远处的柜子中传出的心跳声和剧烈的喘息声暴露了她的藏身地点。
        “玛尔塔小姐,这可不是个躲藏的好地方呢。”杰克拉开柜子的们将柜中的人抱在怀里,不经意地收拢了刀刃,“话说你个空军为何要来这里呢?”
        “要你管。”略微清冷的声音从朱唇中吐出,又将脸别了过去。
       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不过…嗯?这椅子怎么坏了?眼角瞟到怀中人儿那一抹狡黠的笑容,他明白了。
       “真是…没办法呢…”离下一个狂欢椅有些距离,说不定也被她拆了,那就先将她放了吧。
       杰克把怀中的人儿放到地上,望着她向最后一个密码机跑去。那么…先去找魔术师先生好了。
        找到魔术师先生时他正呆立在教堂门口,对杰克的到来毫无反应。不得不承认,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容易就猎到的猎物,有点无聊。
        那么,只剩下玛尔塔小姐了。
        在密码机旁,杰克见到了刚解完最后一个密码机的玛尔塔。
        “那么,玛尔塔小姐,现在只剩我们俩了,可不可以先回答我的问题呢?”
       可是回答他的,是我们空军的转身飞奔。
       “玛尔塔小姐,你母亲没和你说过要先回答别人问题么?”杰克追上前面的小人儿,再次将她拽入怀里。
        “你先把你面具摘了。”
        他一愣,这是他做了那么久监管者第一次有人这么要求他,其他人都在求着放了TA。
        “如您所愿。”他摘下了那面很久都没有摘下的面具。
       “挺帅的嘛,为啥非要带个面具吓人。”怀里的小人动了动,似乎是在调整一个让她舒服的姿势,“那么,你的问题,答案是我开飞机无聊了。”
        就这么一个答案?还以为是会像园丁那样来找家人的答案呢。
        “现在可以把我送回庄园了吧,那样你就赢了。那里有个椅子。”她指了指不远处的狂欢椅。
        这女人,太特别了。杰克的内心第一次想让自己的猎物逃走。所以他把她抱到了大门。
       “你这是什么意思?”玛尔塔不解地看着杰克。
       “让你走”
       “可是……”
      “难不成你就那么想回庄园?”
      “我……”犹豫之下,玛尔塔转身开始输入密码。杰克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
      大门缓缓打开,发出了沉重的声音。玛尔塔转头看了看杰克,说道“我会想你的,再见。”然后转身跑出了大门。
        再见玛尔塔小姐,杰克可是无比期待着与您再次相见呢。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