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放飞小高

偶尔的小确丧.

缸中之脑

#言和曲改
#分享九御kyuugo的单曲《【言和原创】缸中之脑》: http://music.163.com/song/413188682/?userid=1359304783 (来自@网易云音乐)
        “先生,欢迎光临在下的实验室,请问有什么需要么?”按照地址我来到了这里,迎上来的是一位女士,穿着实验人员常见的白大褂。而这个地址似乎是一间生物实验室,除了这位女士,似乎并无其他人的存在。
        “我是学院的一名秘书,我是来告诉您……”眼镜快速扫过整间实验室,角落里的废物箱引起了我的注意,在那里面的…似乎是一具动物的尸体?
        这件实验室的研究项目学院方面无论如何都不告诉我,也正因如此,在内心强烈的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向实验室内部走去。
        “先生您是学院派来调查研究进展的吧?我来给您介绍一下。”那名女士见我向里走去,微笑着迎上来问我。而我竟点了点头,这要是被学院方面知道了 这份工作就又丢了。
      “先生,我做的研究名为‘缸中之脑’,即将人类完整的大脑放入营养液中,用电脑来控制大脑的存活。”  她带领我走近了一个盛满了浅绿色液体的玻璃容器,而在液体中飘浮着的,赫然是一个完整的大脑及与之相连的残缺的脊。
        大脑的神经末梢上连接着无数的电极,又通过玻璃缸顶部的导线连接到电脑上。
        “这是不久前一名志愿者的大脑,同时也是第一次能让大脑在营养液中存活那么久。”
       “他……为什么会自愿参加呢……?”这种实验的风险极大,且一旦让大脑与身体分离后就再也不能反悔了,竟然还有人会自愿么?
        “其实也不能说完全自愿吧……她是我在家附近见到的一位女孩。见到她时她正在哭泣,想询问缘由但她并不肯说,于是,我讲她带到了这间实验室。”她拉来两把椅子,示意我坐下,“我向她解释了我的实验,就想今天我对你说的一样。于是她说,她厌倦了现在可悲的生活。”
        她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纸,上面是白底黑字的自愿申请成为实验品的协议书。
        “先生,没有人知道这世界究竟是否真实,也没有人知道所谓的虚拟世界是否真实不是么?而我可以保证,在成为这缸中之脑后,你会成为你的世界的主宰,成为名为‘人生’的游戏的掌控者!”
        她越说越激动,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想到自己可悲的生活,竟有点心动。我忍不住再一次向那玻璃缸望去。真的有她说的那样神奇么?
         “那次手术虽然枯燥,可材料完好程度差点让我狂喜到疯掉!在甜美的乙醚味中,我进行着手术神圣的步骤。”实验室的灯光忽然暗了下来,可她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向我诉说着她手术的过程。如果丑陋无比的人可以成为比任何人都光鲜亮丽的人的话,我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呢?
        “柳叶刀划过皮肤上的痕迹,打开头颅后取出了人赖以思考及生存的机器。脑脊液随着重力向下低落宛如美丽的马林巴琴。当神经与肉体一丝丝分离的时候,我知道这一件,是我一生中,最完美的作品!”要不要也做志愿者?不行,我次行的目的并不是这个,况且我了解这个实验的内容本身就触犯了学院的规定。是做还是不做?
       “那么先生,我看您似乎也有点动心了,要不要…签下这份协议呢?”面前那份协议不知何时被换成了没有被签名的一张。签,还是不签?
       “其实……”艰难地开口,想要拒绝,可还没说完,就已被她打断。
        “不先生,您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
       “那个……”
       “当然如果您不签协议,也请保证不会说出这件实验室的任何秘密。可是…你会签的吧?”她的眼神对上了我的双眼,似乎是穿透了我的眼睛,将我的思想读遍。
       “不…不…很抱歉博士…我不得不现在通知您…您的实验经费…被裁剪了。”
        “够了!我…知道了…”
        伴随着一阵晕眩,我失去了意识。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全都想起来了!那是我的记忆啊!在那人走了之后,我亲手将自己的大脑送入了营养液,那件最完美的作品,正是我自己啊!
        正如华美的舞会终会散去,再美的烟花也不过转瞬即逝,没有人,能够违抗生命的秩序。
        这里,是实验室么?一片漆黑中电脑屏幕的光亮显得有些诡异,而屏幕上正闪烁着“错误”二字。
       果然,逃避显示是这世界上最愚蠢的做法了吧。
       亲手将实验室的电闸拉下,世界陷入了沉寂。亲眼看着维持生命的营养液渐渐流失,用仅剩的意识享受着生命的最后一刻。那么,再见吧,曾经的缸中之脑。
                       我所在的世界一定真实吗?
                       人造世界是否又一定虚假?

评论(10)

热度(7)